這位意大利鬼才導演,將家打造成了終極片場 發表日期:2019/09/12

《假日驚情》的導演 Luca Guadagnino 風格精巧細膩,其電影中的黑暗美學常被室內設計師們所推崇。然而這位電影工作者的終極片場,就是他自己的家——一幢位于意大利北部17 世紀宮殿內的公寓。

▲ Luca Guadagnino 居住的公寓位于一座 17 世紀的意式宮殿內,在起居室內能夠看到由 Piero Castellini 設計的家具,以及 18 世紀的日式版畫。

 

“我討厭為美而美的概念,它被高估了。”意大利電影人 Luca Guadagnino 如是說。從他口中聽到這話可能有些奇怪,他創作的影片諸如 2009 年的《我是愛》(I Am Love)和今年的《假日驚情》(A Bigger Splash),每一部都充滿了經過精心設計、彰顯上流社會奢華的布景,迷人的時髦人物在其間穿梭—— 一種隱匿著激情的唯美主義。

 

“環境是關鍵的。我喜歡與形式和空間相關聯的一切,”Guadagnino 說,“但我是一個人文主義者,也對角色充滿熱愛和迷戀。”

▲ 在宮殿二層,光線灑滿走廊。餐桌兩邊擺放著 Cassina 品牌的 Gio Ponti 超輕椅(Superleggera chair),復古丹麥座椅(Danish chair)置于前景。華麗粉刷的門來自原有建筑。

 

經常與之合作的演員好友 Tilda Swinton 說,他愛做的是“重要、有熱情、不可控”的事情。這樣的渴望在他的家中也得以展現,每個房間的氛圍都講述了一個故事,正如他電影中的場景也烘托了角色一樣。對比和出人意料的組合間帶著和諧,好比在一間帶有夸張裝飾門面的倫巴第巴洛克風格的屋子里放上現代的丹麥風格座椅。

 

“簡潔的功能性家具,在我看來,就是 20 世紀設計的精華,”Guadagnino 如是說。他還半開玩笑地補充道,“我一個秘密的心愿就是成為一名室內設計師。我想為富有的客戶設計房間,他們有足夠的財力來打造純粹的風格。”他內心的想法反映在了自己 3200 平方尺(約 297 平方米)的公寓中,位于距離米蘭 40 分鐘路程的城市克麗瑪一座 17 世紀意式宮殿的二層。

 

Guadagnino 在幾年前買下此地的時候,這里已有 40 年沒有人居住了——曾經住在里面的伯爵夫人已經去世。那里有“破碎的窗戶、許多死了的鴿子和腐爛的墻紙,”他說道。

▲ Guadagnino 站在他設計的做舊方塊鏡前。

 

翻新花了六個月的時間,在現場 Guadagnino“每天都在指導工人工作,”他說,畢竟,“我是一名導演。”在腐爛的墻紙和明亮的中世紀繪畫底下,他發現了每一個宮殿主人的夢想:真正的壁畫。

 

掀掉 20 世紀 50 年代的瓷磚,呈現出的是房子原始的赤土色磚塊,如今已被洗凈、拋光。而拆掉廚房里的假天花板后,在窄小的夾層空間里找到的 17 世紀噴漆長凳,現在正擺在 Guadagnino 的臥室里。

 

他與油漆匠一起混合顏料,為每一個房間尋找最精確的顏色。餐廳的油漆經過四次嘗試才調對顏色,從黃綠色到最終的青灰色。對于起居室的護壁板,他選用了會隨時間變換成黑色的深藍色。“臥室就簡單了,”他說,“我當時在吃棗,一顆美麗的棕色的棗,然后我就對油漆匠說,用這個顏色。這就像是身處在一顆巨大的棗子中間一樣。”

▲ 起居室里,翻新時揭露的原始壁畫天花板和赤土色磚塊。由 Piero Castellini 設計的沙發與座椅上蓋著 C&C Milano 的紡織品和 La Manufacture Cogolin 的毛毯。Guadagnino 與油漆匠一起手工調制出墻面的顏色。

 

工作間也可以用作客房,有兩張并列的皮質書桌,他在其中一張桌子上寫劇本(與他在一起七年的伴侶,也是一位意大利電影人,用另一張桌子辦公。)

 

Guadagnino 在這座建筑中還購置了其他的公寓,他也很高效地將這些空間變成了他制作電影的空間。他的制作團隊在樓下的套間里工作,套間通往鵝卵石地面的庭院兼停車場;而他在樓上的工作間里剪輯電影。他的電影演員就住在附近的 B&B 旅館里,他們會騎單車趕來,用起居室里墻上的大屏幕觀看電影。

 

門似乎總是開著的,朋友和助理可以隨意進出,小心地避免打擾在宮殿另一側居住的家庭。“一個很好的創意場所,”導演如是說。

▲ 主臥室中,H?stens 床具上方掛有一條藏式掛毯, Castellini 座椅罩著 Dedar 裝飾織品,窗簾來自 Hermès 紡織品。

▲ 黑色的浴室中放了一株魚尾葵,背景幕采用 Farrow & Ball 墻紙。

 

Guadagnino 對“不一致”的追尋從幼年起一直持續到他的整個教育經歷。1971 年,他在巴勒莫出生一個月后,家人便搬到了埃塞俄比亞,他父親在那里教授歷史和意大利語,Guadagnino 直到 6 歲時才回到家鄉。他在巴勒莫大學念文學時遇到了 Patrizia Allegra(一位西西里島文化界繞不開的人物),她會帶著當時 19 歲(對 Ingmar Bergman 尤其著迷)的 Guadagnino 去參加晚宴派對。

 

有一次,Guadagnino 回憶道,Allegra 把他介紹給電影人 Jean-Marie Straub 和 Danièle Huillet。“Patrizia 說:‘Straub 先生,Luca 想成為一名導演。你有什么建議嗎?他是不是該去電影學校?’Straub 看著我說道,‘如果你想成為一名導演,那么你就是一名電影導演。你不用去學校。別去。’

▲ Guadagnino 在建筑的樓梯間內。

 

所以他沒有選擇電影學院,而是搬去羅馬,在羅馬大學(Sapienza University)攻讀文學和電影歷史。在那里,他認識了意大利導演 Pier Paolo Pasolini 的謬斯 Laura Betti。“我認識她的時候還很稚嫩,然后她說‘來拜訪我,’我們就成了朋友——一位高大的、脾氣火爆的女士和皮包骨的年輕男人,”他笑著說。“我廚藝很棒,所以她也經常讓我幫她烹飪晚宴——‘你必須現在就來,因為我有客人了!’從導演 Bernardo Bertolucci 到畫家 Valerio Adami——這些大人物,聚在一起。這就是我的電影學院。

 

Guadagnino 最終在英國實驗電影人 Derek Jarman 導演的《卡拉瓦喬》(Caravaggio)中找到了他自己的謬斯。“我看到 Tilda 飾演 Lena,”他說,“我心想:哇。”他急切地找出她的影片,等到 Sally Potter 的《奧蘭多》(Orlando)在 1992 年上映時,“我徹底被迷住了。”

 

受到美國作家 William S. Burroughs 的啟發,他為短片《Penny Arcade 窺視秀》(The Penny Arcade Peep-show) 寫了劇本, 然后給 Tilda Swinton 寄了封信,通過她的經紀人詢問她是否能在其中出演。他沒有收到回信。幾個月后,他在新聞中讀到她正在羅馬出席活動。他便跑去了現場,然后“像一個跟蹤狂一樣盯著她。盯著!”Guadagnino 說道,顯然也被自己的無禮逗笑了。“一個小時以后,她說,‘我能為你做些什么嗎?’”

 

總之,他說服了她參演自己的影片,并湊夠了她從倫敦飛來的商務艙機票,趕走了他的室友,讓她住在自己的公寓里。“她十分酷。是最酷的,”他說,“三天后,她說,‘我們就要成為共犯了,而犯的罪就叫電影。’于是我們就成了她說的那樣。”

 

他們并沒有完成那部電影——Guadagnino 的錢用光了。但是她答應出演他的第一部長片《主角》(The Protagonists),而如今的他將其視作一次學習經歷。后來她出演了《我是愛》和《假日驚情》,前者樹立了 Guadagnino 的成熟風格——作為一名電影人和創造憂傷而迷人的場景的人。“我永遠不會用圓滑和精煉來描述他的作品,而且我這樣說是在贊揚他,”Swinton 說道,“他不會主動抹去、隱藏或壓抑任何屬于作品本身的東西,反而表達了一種情感上的本真,這既離經叛道,又很野性。”

▲ 餐廳里, Florence Knoll 沙發罩著 Loro Piana 羊絨套,上方掛著 John Gould 裝飾畫,座椅來自 Enzo Mari 為 Hermès 的設計,19 世紀教堂燭臺作為臺燈安在地上,地毯來自 La Manufacture Cogolin 。

 

《我是愛》拍攝于建筑師 Piero Portaluppi 位于米蘭的杰作 Villa Necchi Campiglio 中,其對于影片來說就如 Swinton 一樣,也是一個主角。意大利現代主義建筑師 Portaluppi,在 20 世紀 20、30 年代被視作一名偏執的完美主義者,與 Guadagnino 很像。

 

“我們沒有床頭柜,因為我還沒找到喜歡的那一個。”他說道,“我的伴侶簡直要殺了我!”

▲ 餐邊柜上,Gio Ponti 為 Richard Ginori 設計的 20 世紀 20 年代的瓷制狗,以及Hermès 玻璃杯。

 

Guadagnino 是一名熱情的廚師,他在廚房里使用的石制水槽來自熱那亞,一張大桌子則來自附近的村莊。書架上擺滿了世界各地的烹飪書籍。“我喜歡招待客人,非常喜歡,”他說。

 

晚餐派對在封閉的涼廊里開幕,各路賓客猶如出演 Guadagnino 的電影般精心裝扮。“你知道人們常說要把聊得來的人安排在一起吧?” Guadagnino 問道,“我更喜歡在吃飯時把意見相左的人安排在一起。這樣可以讓晚餐有點火花!”

▲ 涼廊中的許多熱帶植物

 

一次晚宴,Guadagnino 的朋友兼合作導演 James Ivory 拍攝了他在意面機上卷切新鮮的寬面條。“Luca 在廚房指揮起來與他在片場里的形象不相上下——他很高、有點禿頂、頭發向四面八方飛起,”Ivory 說道。盡管 Guadagnino 通常都是自己做飯,但時不時地也會邀請他的朋友、來自阿布魯佐的米其林三星級廚師 Niko Romito 來掌勺。正如這位導演所說,每個人都吃得很好。

 

涼廊里,一張會計用的立式辦公桌上堆著園林圖書——作為他另一個愛好的證明——園藝。Guadagnino 對我講述他去年夏天到瑞典旅行,拜訪了荷蘭園藝設計師 Piet Oudolf 的“夢幻花園”。“我告訴朋友,‘我們必須在早上8 點到那里,那時的光線是最好的。’我們到了那兒,大家都有點兒煩躁,然后我們轉身看到的奇觀讓每個人都清醒過來。我們漫步了兩個小時。我必須承認,我突然感到了一些司湯達綜合癥的跡象。”

 

他頓了頓,然后望向窗外那棵長在院子里的古老、扭曲的李子樹。“下一座房子得有個花園。”

▲ 在意式宮殿與安靜的街道間,一棵黎巴嫩雪松拔地而起。

推薦資訊

看華人在國外如何裝修

看華人在國外如何裝修

海派裝修 就是有范兒

海派裝修 就是有范兒

《好先生》就是部居住指南

《好先生》就是部居住指南

小三之爭 看《守婚如玉》解讀裝修風格

小三之爭 看《守婚如玉》解讀裝修風格

這位意大利鬼才導演,將家打造成了終極片場

這位意大利鬼才導演,將家打造成了終極片場

新疆时时彩三星算法 浙江十一选五奖金图 福彩3d图谜字谜总汇 2013年排列5开奖记录 股票指数基金怎么买 澳门快三走势图怎么破解 二分时时彩全天计划 山西快乐十分软件下载 股票行情000929 排列3跨度走势图 河北11走势一定牛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北京快三全天人工计划 北京pk赛车10官网 宁夏11选5买网址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形态走势图 彩票网站平台